明熹宗天启二年孟春月望六十一代孔宏顒作族谱序

明熹宗天启二年孟春月望六十一代孙洙泗书院学録管理林庙举事宏顒谨述:

此我四十六世朝议大夫祖创刊孔氏族谱之序也先是谱孔氏者祗具冩册宗族未克编録间値兵燹(xiǎn)之危辄复散失可胜痛哉载稽谱牒之设盖以表氏族而纪世系垂诸永久有如不免散失则将焉用谱牒爲此我祖族谱之刊所以有功宗门也自时厥後绍述纂修虽不乏人而刊布之事寥寥无闻宁非缺典乎顷岁以来宗盟废坠射利之夫往往私録族谱转售异姓冒认圣裔紊淆(xiáo)宗系其害殆(dài)有甚於兵燹焉者顒无似叨奉洙泗滥摄家庭目墼其弊有槪於中久矣不揣庸陋輙(zhé)取而增修之刊印成帙(zhì)散布诸宗敢云嫓美前人惟是子姓世系自兹以往庶几不至散失云尔复恐存其梓木便於复印未能尽杜转售之弊乃通计合用共若千帙印造旣完即毁(huǐ)厥木以示不可复得其爲虑诚深远矣鸣呼孔氏之传於今特盛兹役也人未免有遗亡而事不能无谬(miù)误此修谱者之辜余弗得而逭(huàn)焉若乃珍视而袭藏之严其诈冒卫我宗盟奕世相传而勿失则在诸宗之蓄谱者尔余何敢知

译文:

我们第四十六代祖先,宋朝朝议大夫孔宗翰创刻孔氏族谱时作序。在这之前,记录孔氏族人的,只有简单的册书,宗族内的其他人没有能够编录进去,后又赶上战乱造成的危难,就又散失了,这实在让人痛心啊!考察家族世系记录谱谍的初衷,是为了表彰家族的功德而记述历代的世系,并使之永远地流传于后代。如果不免散失了,则还有谱牒记载,因此我们孔氏族谱的刊印,是有功于孔氏一门的。自那时以后,历代绍述纂修家谱的,虽然并不乏人,但刊印家谱的却很少,几乎听不到,这难道是我们孔氏宗族仪制典礼有所欠缺吗?

近年以来,孔氏宗族废毁不振,宗族中追逐钱财之人往往私下抄录族谱,转手卖给异姓,冒认圣祖的后裔,紊乱混淆了孔氏宗系,其危害比兵灾战乱更严重啊。我很不肖,承蒙受命管理洙泗学院,并兼管家族事务,亲眼看到它的弊端,在心中已经感慨很久了。我没有考虑自己的平庸浅陋,于是取出旧谱重新加以增修,刊印成书籍,发给各位宗亲,也大胆地说是和前人媲美吧。只有这样,我孔氏子姓世系从此之后,或许可以不至于分散失落。我又担心留下来的书版便于再次刊印,不能杜绝转售异姓的弊端,于是整个统计一共需要刊印几千本,刊印完成后,就烧毁书板,来表明不能再次得到它,为的是考虑深远。

啊!我孔氏一族传至今天特别兴盛了。修谱这件事,所记载的族人不免有遗漏的,而所记载的事情也不免有错误的,谱中如有差错,这是修谱者的责任,我是不能逃脱的。如果说珍视并因袭收藏它,严格防止外姓的诈称冒认,保护我孔氏宗族,一代代的传承而不散失,那就要靠各宗中珍藏这部家谱的人了,这我就不能知道了。(译文:孔繁成)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