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袭封衍圣公孔植为 孔氏族谱 作序

天啓二年仲冬六十五代袭封衍圣公植撰:

余少读?祖书曰必也正名乎又曰名与器不可以假人何其惓惓於名之甚也今而後始知之矣余忝当璧叨承圣统见累朝宠锡之隆本宗繁衍之盛未全识其面又乌能徧历其名耶首善者欲谱其名而编缉之日孔氏正名之书也此何説也曰所以防盗名也人何以盗名爲夫谁不希冀朝廷之恩波愿托神明之世胄而生不得爲阙里之苗裔忻慕而窃取之也晚近世益甚矣惟拔木以塞源树表而正景则鱼目或不乱珠碔砆(wǔfū)不能冒玉然何不并谱其实历代列祖载蹟旗常垂动竹帛列有别籍此则专谱其名也故曰孔氏正名之书也倘按谱而索之知某也衍派若而人某也根宗某代祖亿万之身悉本???圣祖一大身若遡流者穷源振裘者提领即盗名者无隙入矣圣祖必也正名倘意在斯乎编成値妖贼蜂起因忆五季之变孔祚几斩益信斯谱之不可不有也谱昉於?????宗翰祖悉出笔抄因起不肖者之滋乱今付之剞劂(JīJué)无虑矣其捐俸率成实令尹临寰公讳闻简督课鸠工则学録摄举事泗州公讳宏顒而篝灯纂叙出诸生讳宏颢手检閲者讳闻弦闻谟贞祚也并书以识(zhì)

译文:

我小时候读祖上的书,说:“一定要辨正名分,使名实相符。”又说:“名爵和礼器不能借于他人。”为什么要在名分上这样念念不忘呢,今天才了解是什么意思。

我愧于做衍圣公,承受圣统,看到历朝历代给孔氏赐予的隆恩,本宗繁衍兴盛,不能够完全了解认识,又怎么能普遍的记住他们的名字呢?首先倡导这件善举的人想要给这部谱起个名字,编辑成“孔氏正名的书”。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为了防止盗名。人们为什么要做盗名的事呢?有谁不渴望得到朝廷的恩泽,祈愿托生为圣人的后代呢?而生来不能够做圣人的后裔,心里羡慕并窃取圣人后裔的名分,近世以来越来越厉害了。????

只有像拔掉树木一样来堵塞窃冒的根源,建立表率才能正大光明,那么鱼目才不能充珠,像玉似的石头才不能冒充玉,避免以假乱真,必须合修大谱。其实历代祖先的事迹像旗帜一样,功勋已载入史册,流传后世,他们的事迹已经专有谱记,而这部谱是专门记载先祖们姓名的。因此说这部谱是为孔氏正名的书。如果按族谱考察追溯,知道某一个支派,繁衍生息了多少人,某个人就会知道自己的根源是出自于哪位先祖,而后世的亿万人就都知道自己都是源出于圣祖一人之身了。

像这样追溯源流,穷尽源头,像提着衣领整理皮衣一样,抓住修谱的关键,即使有想着盗窃名分的人,也没有空隙可入了。圣祖说一定要正名,其意就在这里吧。

谱已修成,正赶上盗贼蜂拥而起,因此想起五代时的祸乱,孔家运数几乎被除尽,就更加坚信这部谱不能不修了。孔氏家谱起始于宋朝的四十六世宗翰祖,以前谱都是用笔抄录的,所以有不肖者的滋乱。现在进行刻版印刷,就可以不必再担心了。捐献俸禄率领大家完成修谱的,是曲阜世职知县临寰公孔闻简。召集工匠,进行督促考核的,是掌管学规、代理举事的泗州公孔宏颙。而撰谱写作最勤奋的,是诸生孔宏颢。亲自审阅的,是孔闻弦、孔闻谟和孔贞祚,这些都一并写入谱中来记载他们。(译文:孔繁成)

关闭菜单